欢迎访问赤峰市教育局!

热点聚焦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聚焦

中央11个部门发文要求把这件事纳入中小学教学计划!你们学校开始了吗?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各位家长、老师,不知道听到“研学旅行”这四个字,您是否会感到陌生?但从今年开始,对于很多学校而言,就要把这件事纳入中小学教学计划了!
  日前,教育部官网挂出《教育部等11部门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把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并且根据小学、初中、高中的不同情况各自给出了要求呢!
  看来,在未来,我们的孩子少不了跟随学校一起出去走走、看看,并且这将成为我们孩子课程体系的一部分。
  其实啊,早在几年前,在一些学校就已经开始研学旅行的尝试——每学期孩子们都有机会跟随老师、和班上的小伙伴一起走出校园,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去体验、去学习。所以,这种形式并不是咱教育界的“创新”。
  但既然教育部等11个部门都发文了,要把研学旅行纳入课程体系,为什么这一环节对于孩子的成长如此重要?教育部究竟是怎么说的?那么那些有经验的学校又是怎么说的呢?
  由世纪明德主办的“研学旅行在中国·北京地区研学旅行课程设计交流会”上周在北京举办,专家、校长怎么说?快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教育部等11部门发文:把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
  去年12月,教育部官网挂出《教育部等11部门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把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要求,各中小学要结合当地实际,把研学旅行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
  那么,究竟什么是研学旅行呢?
  “中小学生研学旅行是由教育部门和学校有计划地组织安排,通过集体旅行、集中食宿方式开展的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去年,《意见》出台后,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这样说道。
  研学旅行,说白了,不就是带着孩子玩吗?有些家长可能会这样问了。的确,这是不少家长的看法,但这一理解却有失偏颇!
  研学旅行,关键在研学,旅行只是形式。专家这样说道,所以各位爸爸妈妈千万别以为只是给了孩子们出去玩的机会。
  看来,在形式上,所谓的研学旅行就是带着孩子们实际走出校园,在行中看,在行中思。
  “研学旅行,说白了,不就是带着孩子玩吗?”
  “关于研学旅行的目的,陶行知用他的名字回答了我们——‘行知’,在行动中探索,在实践中获得真知。作为一个青少年研究者我有一个感受,青少年长大的过程是一个由自然人变成社会人的过程,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有两个显著的特点:第一,是实践性、体验性。它是在体验中长大,成年人不能代替他的成长,就不能代替他的体验。第二,群体性。它一定不是孤独地长大,一定是跟伙伴同龄人在一起交流长大。恰恰研学旅行,他最显著的特点是一个群体的外出实践,体验性的。这是青少年健康成长不可缺少的一个方式,一种途径。”孙云晓这样解释,“所以,我认为今天的研学旅行,它的价值就在于改变了单纯的书本学习、封闭性学习,给孩子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这是他们成长中必不可少的。”
  世纪明德CEO王京凯认为,一个完整的研学旅行,至少包含五个要素,研学课程、研学线路、研学基地、研学导师、以及安全管理。其中要以学生为中心,以课程为核心,以导师为关键。“我们的研学现在进入到了4.0时代。1.0时代是建国初期,属于精英国培型;2.0时代则是20世纪90年代,属于大众旅游型,这是产业萌芽阶段,部分孩子通过旅游的方式参与进来,当时叫夏令营。3.0时代则是这个世纪前十年,属于专业教育型,一批教育型机构和企业认为旅游应该成为载体,真正目的在于教育。4.0时代则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进入了平台整合型时代。整合不仅仅指通过资本的方式整合这种整合也可能是研学课程的整合,研学基地的整合,研学导师的整合。”
  “青春是一场盛大的行走”,别赶路,感受路
  “我在四中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学生,她家境优越,无忧无虑,什么也不愁,毕业之后,计划去美国留学。”北京四中原副校长、现任北京市丰台二中校长的何石明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她在日记里曾经这样写道,‘我没有什么理想’。但在这个女生参加完学校组织的游学支教活动后,她的人生发生了变化——和父母商量后,她领养了一个小妹妹,平时给她寄文具字典、甚至一些钱物。她说,她从此立下誓言,要为中国消除贫困。”
  何石明作为前北京四中副校长、现丰台二中校长,一直带着孩子们“行走”在路上。
  去日本,带孩子去修学还在北京四中时,何石明就带着孩子们去日本走走、看看、记录、思考。
  “很多日本人看待职业,并不像我们一样看作是用来赚钱的工作,而是看作实现自己价值的一个舞台。他们享受着自己的职业,珍惜着自己的职业,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和最强烈的热情献给职业。我因此喜欢这些日本的欧巴桑,这些认真的,温暖的老婆婆。”
  “日本有严谨细致的做事态度。经过这次修学,我认为,来一次日本,学习他们细节上的坚持,抛去我们带着的有色眼镜,正视这个民族,才能真正的了解他们。”
  “盛大的远行是为了改变。”
  “但在2008、2009年后,我对于研学旅行的态度开始了改变。”何石明说道,“突然意识到研学不仅仅是为了带着孩子出去走走、看看,回来写些体会和感受,而是意识到要有些改变。”
  当时还在北京四中工作的何石明,看到了高一一班的两个女生去四川进行考察后的参加成果,“她们将研学旅行进行了转型。”
  这两个学生到了四川的一个叫做桂香村的贫困山村去做了一些对留守儿童的调查,“她们将调查文章发表在了《中国青年报》上,她们看到了很多乡村孩子的父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留下了乡村的‘老弱病残’,特别是这些留守儿童,他们也许能够满足基本的生存,但缺少最基本的关照,所以她们做了一个留守儿童的调查。”
  从这一天开始起,何石明和他的初中、高中学生的研学旅行开始转变。不光是出去走、看,更多地开始了支教——四川、江西、湖北、山西、陕西……孩子们的脚步踏上了这些地方农村的土地。“以支教点为核心,对周边的农村、城市进行调研。以这种方式深度地去了解中国国情。”
  他和孩子们在这个过程中都在成长——
  “在江西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学,这所学校里面仅有的一间老师办公室墙上写着‘教育是一项事业;教育是一门科学;教育是一门艺术。’我不知道老师们在这么简陋的办公室里面,是如何体会到教育是一门艺术的,这对我感触很深。”何石明说道。
  北京四中的一个学生,在山西上饶的一所农村小学支教后,报考了中国农业大学,学的是农村规划专业,他从高中毕业后,每年都要回到支教的那所小学,去捐电脑、装机房、去支教……
  “北京的孩子最害怕当地的孩子问一个问题:‘哥哥、姐姐,你什么时候再回来?’而孩子们走的时候都会说:‘我一定会回来。’所以,大部分的孩子会在高三毕业以后,再去那个小学,一直和他们保持联系。”
  “以谁为师?谁是主人?谁帮助谁?”
  每次带着四中、丰台二中的孩子去支教的时候,何石明总是问孩子们三个问题:“以谁为师?你不要觉得你背着行囊、背着文具,你去施舍、帮助他们,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的,要以一种谦卑的态度去学习;第二个问题谁是主人?不是你是客人,你去到一个地方你就是这个土地的主人、这个国家的主人,要以崇敬的心情去感知;谁帮助谁?孩子们回来之后说,我们不是去帮助别人、不是去施与爱,而是得到爱。所以,我们不是去改变乡村,是乡村的孩子改变了北京的孩子。”
  支教的过程中,老师和学生在农村吃住一个星期。孩子们带着和当地孩子同样的饭盆去吃饭,如果有宿舍,孩子们就能睡在床上,但很多学校没有宿舍,何石明干脆带着男生直接睡在教室的地上,“我是老师,所以条件好一些,躺在讲台上;孩子们躺在教室里,东倒西歪的,一个星期不洗澡……这些体会,这些经历,让我和孩子都终身难忘。”
  “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的体会和感想远远大于我们的预期。”何石明说道。
  丰台二中高一(6)班学生郭人榕在支教回来后写道,“虽然乡村孩子们的物质生活和所受教育远不及我们,但是他们的心灵比我们丰富很多。他们的眼神是那么纯真,他们的灵魂是那么干净,他们的爱最能打动我们的内心。‘见贤思齐’,这种爱教会了我们怎样去爱,怎样用澄澈和充满善意的内心去拥抱和感受这个世界。”也有孩子说,我们知道了如何做一个有益于家、国、天下的大气之人。
  别赶路,感受路
  现在丰台二中的孩子仍然在行走的路上。
  “行走课程”已经纳入了丰台二中的课程体系。每个学生都需要在初中、高中阶段修满8个学分,完成4次“行走”才能够从学校毕业。
  “‘行走’就是体验式育人,它是一种研学,就像大鱼带着小鱼在游走——‘大鱼’就是老师,一定要有老师深度的参与,这群‘小鱼’是我们的学生,体会不同的路径、不同的风景,也体会到不同的心境。这让他们的生活不至于过于肤浅、过于干瘪。”何石明这样理解他的“行走教育”。在他看来,“青春的盛大行走”,可以“革新教育形态:解救被落后教育模式奴役的下一代;丰满孩子心胸:行走,让远方的人真正与自己有关;培养中国负责担当的下一代:让孩子们灵肉和谐、超越尘世,追求精神,带上梦想,执着向前。”

附件

相关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赤峰教育网 版权所有 (c)2011-2012 ICP 证 蒙ICP备14000812号-1
主管单位:赤峰市教育局 主办单位:现代教育技术研究中心 承办单位:内蒙古智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商务合作QQ:356529717  

凡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