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快乐,因为仍能工作着

  三年前中考临近的十几天,突然头痛欲裂,整个脑袋如同带上了紧箍钢圈。终于难以忍受,最终以脑膜炎的诊断结果住进了市附属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大夫是个中年女医师,性格开朗,做事乐观,但却跟我郑重地说道:“你是语文老师,应该知道九死一生的含义吧?”当时的我也许是头痛难忍,没怎么考虑问题的严重性,当一堆堆药物和一瓶瓶液体成了我每天必须时,才知道我病了,而且似乎还很严重。于是以后的二十八天一直躺在病床上,再以后的一年半时间每天坚持口服大量的各种药物……
  我知道,处于三十而立的年纪,的确应该拼一把,但没到中考结束,便丢掉了我的班级和我的学生,我懊恼。我的主治医师说:“凡是不必强求,顺其自然就好。”但心中的愧疚还是一直不能褪去。我问医师:“我会恢复到怎样的状态”。她说还你常人一个,因此心中释然。
  三年前新学期开学,学校领导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只让我教一个班级的语文课,也不再担任班主任工作。还没恢复完全的我,又重新站在教室中,开始我的语文教学。说也奇怪,当身体不允许有更多劳累的时候,大脑却异常地积极。我开始在课上课下思考着我的语文教学。有时早晨四点醒来,再也不能入睡,便自然地想起我的学生,我的课本以及我的课堂。我将每个想到的点子,每次灵感的一现,都记录在手机备忘录中。于是备忘录中便杂七杂八地记录着我病后重新教学的一点一滴。看着自己备忘录的词条越来越多,心中便多了几分踏实。而让我更开心的是,孩子们在我的引导下,慢慢走近了名著,开始了整本书的阅读。我的语文课也变得生动活波起来。
  当年寒假之前,恰逢“语文主题学习”走进阿旗,走进六中。一贯支持读书的我对此极感兴趣,有感而发地写下了几篇短文,正是这几篇短文,几个月后连成一篇,发表在了《内蒙古教育》杂志上。
  语文主题学习的到来,对我的语文教学帮助极大,让我重新思考语文教学的方式方法。我开始更多地阅读教育专著,更多机会参加教育培训。2015年12月,我到赤峰学院参见自治区国培,当一次次精彩的讲座呈现在我面前时,更加激发了我对语文教学的研究热情。半个月的集中培训,使我似乎找到了成长的方向。更有幸得到国培班班主任的赏识,得以参加国培送教下乡活动。这时候,我的手机备忘录中的内容发挥了巨大作用。我将它们整理成几十张PPT,一直做了6小时的演讲。闲时积累,忙时得用,的确如此。
  一年前,语文主题学习的教学方式,让我懂得了语文教育的核心。我也有机会成为全国语文主题学习名师团成员。这期间参加了北京新学校在京举办的名师培训,得遇很多当代教育大家的思想和鼓励,他们德艺双修的品质和深入浅出的评说,使我对语文教育有了新的启发。直到现在,王家生先生“持坚守白,不磷不缁”八个字仍让我为之振奋;陈文局长的“让读书成为习惯”的倡导正越来越多契合着我的工作与生活。
  今年中考结束,奋斗了三年的初中学子,在语文考试中收获了成绩,同时也形成了读书习字的习惯。更让我坚信的是,放开学生的翅膀,让他们翱翔在书籍的天空是多么的重要。三年来,学生从最初的尝试阅读,到慢慢的喜欢阅读,以致到离不开阅读,让我感受到来自心底的慰藉。他们俨然成为了真正的读书人。
  人生总会有起伏变化,总会有旦夕祸福。三年来,我在工作中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也从孩子们身上学到更多。这使我快乐,由衷地快乐着。因为,那三年“只重耕耘,不问收获”的尝试,是对教育成长的最好诠释。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