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世界上不能只有一种花

  著名的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从我手里经过的学生成千上万,奇怪的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是那些无可挑剔的模范生,而是别具特点、与众不同的孩子。”
  小爽同学是七年级入校我便教着的学生,学习成绩一般,她并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注意,直到七年级下半年进了校足球队,偶尔缺课使我对她有了一些不满情绪,对她在学习上的要求自然也就降低了。因为当时我与班级的另一名队员因为晚自习睡觉发生过不愉快,所以我对小爽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漠然视之。
  直到学校组织开展师生之间一对一帮扶活动,针对总成绩得分率在60%以下---40%和40%以下的两部分学生,师生结对帮扶。年级部把学生名单提供给老师,老师自己选取帮扶对象,不能重复,所以轮到我时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十分不情愿的选了得分率只有20%多一点的小爽,按要求每周两次谈话,本次活动的目的是提高学习成绩,我觉得提高小爽的成绩特别困难,谈话多是例行公事,但小爽的反应却是很主动,每次交谈都有不同的内容,跟我谈她的家庭、谈她的足球、谈她的困惑……我发现小爽变了:小爽上课时能根据我的要求努力学习,不懂就问,虽然学起来很难,但她坚持着;晚自习时,体能训练了半天的她又困又累,那眼皮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头有时会挨在课桌上,但她会激灵一下就起来,再用各种方法使自己提神。
  在帮扶过程中,小爽特别用心地提高自己,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不管自己能不能完成、不管自己成绩能否提高,她只在乎老师的感受,只关注老师的喜怒。那种渴望被爱,害怕被抛弃的眼神每一次都会触动着我,与其说老师在帮扶学生,不如说是小爽在改变着我,我内心极其的自责,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关注这个孩子,她的成绩也许会好一点。我深深的思考:班级有多少被我忽略的孩子,她们内心在渴望着关注?有多少学生伴随着失望走向叛逆?
  记得曾经教过的男孩杨子,家庭条件不好、学习成绩不好,衣服邋遢,常流鼻涕,每天不想着学习,只想着为班级、为同学干各种活,不计回报,有些坏孩子利用杨子傻乎乎的性格让他做各种事情,看这样子,我都担心杨子学习无路的情况下将来能不能养活自己,有时在班级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会替杨子出面,批评那些恶作剧的学生,告诉杨子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仅此而已。随着教的学生越来越多,我几乎忘了这个杨子,初中毕业七八年后,杨子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请我吃饭,当时总觉得上学时没怎么照顾这孩子,不太好意思去,但杨子很执着,最终还是见面了,他态度诚恳,对我以及其他老师千恩万谢,那种从骨子里的感恩真让我汗颜,杨子回忆着老师对他的好,其实作为听众的我知道那都是教师的本职甚至是偶尔为之,但在这个善良的孩子心里却早起涟漪,支起了他暖暖的人生。他告诉我在外打工虽然辛苦,但想想上学时老师同学对他的好,觉得世上好人多,处处与人为善,干活不斤斤计较,几年下来,有了一定的积蓄,回到家乡先开店后成家。我感动着孩子的成长,同时也反思着自己对待后进生的态度。
  对待成绩不够理想的学生,我觉得魏书生的一句话告诉我们怎么做:“世界上不能只有一种花,而应当有多种样式的花。教育应该是各种形式、各种方法,都在竞争,都在开放,这才是大好局面。只要它能开放出特色来,它就有生命力。”。“我们不能把学生当作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被动的受管理者,而应是把他们当作有思想、有意志、有情感的主动发展个体。成功管理的前提是尊重他们的意愿,尊重他们的人格,把他们当作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驯服物。”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